米記雪韻

:::米雪 米記雪韻 — 米雪專屬論壇:::

 取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尋
檢視: 1324|回覆: 23

难解释那段缘

[複製連結]

19

主題

774

發表

4289

積分

認證同雪

Rank: 8Rank: 8

積分
4289
發表於 2005-6-13 00:3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居然整整二十二年了。岁月仓皇而去。

    在那个身心和整个社会一样幼稚的年代,在12英寸的黑白电视上,在那首听来只觉雄壮却完全不懂的广东歌里,突如其来地看到她慢慢卷起竹帘……

    一个有点黑的广东姑娘,带着明媚的笑容和闪亮的兔子牙,就这样闯进我的生命。

    关于那个瞬间,不敢说记忆犹新。因为在后来,到了对词语异常敏感的年龄,每当看到“明眸皓齿”、“意态娇嗔”、“惊为天人”之类的词语,那段记忆就会一遍一遍地在脑海里回放、诗化,最后反而变得朦胧。还有那些诗,什么“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什么“蛾儿雪柳黄金履,笑语盈盈暗香去”,甚至是晚些时候英文歌的歌词“And I know you're shining down on me from heavenlike so many friends we've lost along the way”之类,一概被我似懂非懂半通不通地具象到她的身上,然后自顾自地沉醉其中。

    在那个完全懵懂的年纪,就仿佛开辟鸿蒙。

    接着就开始整整一星期魂不守舍只为每周六日晚看那八集连播的一部又一部电视剧,开始搜罗后来被叫做不干胶的贴画儿,开始钻山打洞般地寻找《海外星云》之类上那些有限得可怜的资讯。不算特别,这里几乎每个差不多年龄的人都如此。特别点儿的,是开始习惯直着眼睛幻想——不,说幻想有点辜负自己那份心意了,对于一个远未成年的小女孩而言,那其实已经是很认真地思考——想她饰演的每一个人物,渐至于想她本人,在电视(按习惯,不说那个剧字)光怪陆离、遭际奇绝的情节之外,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的一喙一饮、爱恨歌哭。于是把她当作自己的姐妹那样亲近,当作自己的长辈那样依赖,甚或,当作自己的孩子那样去疼。末了,这样直着眼睛地想的习惯,形成了我的性格,更影响了我整个人生的选择和际遇。

    我不是特别有激情或毅力的人,不是很能坚持,而且,也算不得特别痴心,甚至有时好冷漠。后来,红尘俗世里来来回回折腾得多了,学了一个叫“务实”的词,对她,对很多小时候醉心的人或事,对很多“务虚”的情感,开始“放一放”。当然,偶尔见到她的样子,或是遇上哪怕一点点能让人联想起她的东西,仍然会有“那是我的”的感觉,会对自己、对自己心中的她发出会心的一笑。但,也仅仅一笑而已。

    一放就是蛮多年,自己得意过,也栽过大跟头,世道人心多少见识了一些,终于想到,应该把摞到心里尽底下的那些东西重新翻拣出来,好好整理一下,算是对自己的一种归纳和善待,也是一种反思和自省。于是,才发现在心底里最柔弱的地方,始终有属于她的一块领地。而且,不知是不是正因为她的缘故,才不会长茧,连什么风尘啊、毛刺啊之类的都不会留下。而偏偏地,又在这时候发现了这里(说句算不得题外的题外话,这是上网这么多年来第一个让我有了归属感的地方,每天上班前那一点点上线的时间里,除了查邮件,这里是必上来一下的)。

    她的戏,当年我看到的并不算多。她的情况,唉,当年所知的片鳞只爪,现在看来简直可以说是盲人摸象。就在这样的盲目和局限里,习惯了用想象来大段填充空白。谁想到找到这里之后,居然发现,很多想象出来的东西,除了想得幼稚了点之外,居然跟真实的好接近,尤其是她的人格!(当然也有想得离谱的,嘻嘻,也正常)

    这个时候才知道,是缘分。

    这个时候才知道,为什么曾经在生死徘徊时(是不是说得夸张了点?不过当时真是好悬呢)的那个梦境中,像旋涡一样高速旋转着出现的,除了实实在在切身关心死活丢不开手的人和事之外,居然会有久不知消息与实际完全无涉的她!(唉,每次想到这个,就不那么羡慕素素的“怀梦草”了,都是缘于自己的心)

    现在当然有了更多更深入的了解,又看到这么多人真挚的心声,昨天跟雨点聊到大半夜,终于忍不住想写一写。关于她的演艺事业,其实完全不用更多的赞美。有着与生俱来的聪颖和通透,她的悟性早在我们少年惊艳时就见识过了。早已超越了演技层面的她,在用气质和人格去塑造人物的境界游刃有余。所以才会有不同年龄的人在不同的时空里发现她,仰慕她,钟爱她。什么事业做到最后都是做人,信之矣。

    关于她的美丽,那种从健康明朗的内心里辉映出来的、圆润淳厚的美丽,真是令我痴醉。一个女人,年轻时的美丽在于青春,成熟后的美丽在于气质,一辈子的美丽则在人格,她全都有,不是爹地妈咪生得好又会保养那么简单。一个经历基本上幸福成功而有如此美丽人格的女人,实在太幸运了,是前世今生修的福。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幸福成功的人格模本,让我们相信上天总归是公道的,则是我们的福。

    说来也许是促使我写此文的另一个机缘吧,上周因为工作的原因,干了一件与香港很有关的事,直忙到晚上十一点。那天突然降温,空荡荡的空调房里只剩下我一个人,饿着肚子,不是在自己的办公室,冷气不会调,又不能换地方,正对着风口,把个原本不怎么严重的热伤风几乎冻成肺炎。望着电脑屏幕上被我放大到六十多厘米宽的香港夜景,突然想到,为她居住的城市做事,从某种程度上讲,就是在为她做事。顿时心头一热。真的,那片璀璨的灯光里,或许真会有一盏是她点亮的呢。(真够酸啊!不过当时确实是这样想的)

    于是,再一次向冥冥中发出会心的一笑。

    纯粹的个人抒情,没什么信息量,还有可能会倒牙。只当博取诸君一笑吧。我这人是比较神经质,好多朋友在QQ那群里也见识过了,别太当真。

    十年修得同船渡,大家喜欢同一个人,找到同一个网站,交到这么多朋友,当然是一种缘分。可是,与那个远在数千里之外并不知道我们每一个具体存在的她,又是怎样的一种缘分呢?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7-25 14:55:17编辑过]
总觉得她亲切得有如家人 年华似水匆匆一瞥,多少岁月轻描淡写

347

主題

7353

發表

1萬

積分

管理員

情源惠雪

Rank: 12Rank: 12Rank: 12

積分
12220
發表於 2005-6-13 14:59 | 顯示全部樓層
喜見 redfulice 的珍彩文章,我對文章不太在乎文筆的好壞,最重要是發自內心,何況 redfulice 的文筆得確不錯的說;最開心就是這裏吸引到真正喜愛她的朋友到來,證明辦這個網站多麽辛苦都是值得的

青山本不老,为雪白头,绿水原无忧,因风皱脸

207

主題

6057

發表

1萬

積分

管理員

Rank: 12Rank: 12Rank: 12

積分
13394
發表於 2005-6-13 21:12 | 顯示全部樓層

真好!好多我表达不出来的意思都帮我说了!

唉!很多成语我都不会用
永遠的愛!没有替代!感恩有你的日子!!

21

主題

180

發表

1641

積分

中級會員

Rank: 3Rank: 3

積分
1641
發表於 2005-6-13 23:17 | 顯示全部樓層
redfulice,谢谢你的告白,觉得你打了那么多字,好象也说出了我的心声,哈哈,产生了共鸣了哟!!!!!!!!感觉好过瘾哟!!!!!!!谢谢啦!!

4

主題

181

發表

133

積分

中級會員

Rank: 3Rank: 3

積分
133
發表於 2005-6-13 23:28 | 顯示全部樓層
  真的觉得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对米雪的喜爱,源于米雪自身的魅力,源于她和我们的缘分,源于我们对于美好感情和事物的信仰.这篇文章我觉得值得珍藏!

207

主題

6057

發表

1萬

積分

管理員

Rank: 12Rank: 12Rank: 12

積分
13394
發表於 2005-6-14 00:35 | 顯示全部樓層
以下是引用redfulice在2005-6-13 00:34:45的发言:

关于她的美丽,那种从健康明郎的内心里辉映出来的、圆润淳厚的美丽,真是令我痴醉。一个女人,年轻时的美丽在于青春,成熟后的美丽在于气质,一辈子的美丽则在人格,她全都有,不是爹地妈咪生得好又会保养那么简单。一个经历基本上幸福成功而有如此美丽人格的女人,实在太幸运了,是前世今生修的福。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幸福成功的人格模本,让我们相信上天总归是公道的,则是我们的福。

躺在床上久久回想redfulice的文章!睡不着啊!特别是这一段,那种感动不知如何用言语表达!那不只只说到我心里,简直嵌入了骨髓!

永遠的愛!没有替代!感恩有你的日子!!

160

主題

3603

發表

2萬

積分

認證同雪

Rank: 8Rank: 8

積分
21180
發表於 2005-6-14 12:57 | 顯示全部樓層

redfulice的文筆真是太好了,道出了我的心底話。

woaimixue的反應同我一樣呢,我也是看了之後在床上反覆思量著,害得到半夜也未能成眠,但我不悔。正如我付出了近三十年的光陰和精神去認識她、喜歡她、仰慕她、敬愛她,直到今天我對她的深情依然不會改變。堅定不移的說,今天不變、明天也不變、未來的日子更不會變!

只願一生愛一人,因你是獨有http://blog.sina.com.cn/catherinayim

28

主題

409

發表

183

積分

認證同雪

Rank: 8Rank: 8

積分
183
發表於 2005-6-14 13:05 | 顯示全部樓層
正是这些原因使得先前简单的喜爱,变成今生的敬佩。

4

主題

181

發表

133

積分

中級會員

Rank: 3Rank: 3

積分
133
發表於 2005-6-14 23:26 | 顯示全部樓層
在那个身心和整个社会一样幼稚的年代,在12英寸的黑白电视上,在那首听来只觉雄壮却完全不懂的广东歌里,突如其来地看到她慢慢卷起竹帘……

一个有点黑的广东姑娘,带着明媚的笑容和闪亮的兔子牙,就这样闯进我的生命。

关于那个瞬间,不敢说记忆犹新。因为在后来,在到了对词语异常敏感的年龄,每当看到“明眸皓齿”、“意态娇嗔”、“惊为天人”之类的词语,那段记忆就会一遍一遍地在脑海里回放、诗化,最后反而变得朦胧。还有那些诗,什么“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什么“蛾儿雪柳黄金履,笑语盈盈暗香去”,甚至是晚些时候英文歌的歌词“And I know you're shining down on me from heavenlike so many friends we've lost along the way”之类,一概被我似懂非懂半通不通地具象到她的身上,然后自顾自地沉醉其中。

在那个完全懵懂的年纪,就仿佛开辟鸿蒙。

我对这几段特别感同身受,好象说的就是我自己!

55

主題

1182

發表

2732

積分

版主

Rank: 8Rank: 8

積分
2732
發表於 2005-6-15 18:24 | 顯示全部樓層

写得真好!我在深深的感动和回忆着

谢谢
山是执著的,如同你对米雪的一如既往!你是执著的,如同我对你的爱慕与怀想!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米記雪韻 - 米雪專屬網站與論壇

GMT+8, 2019-8-23 09:2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8-2019 AgnesChan.net

快速回覆 返回頂端 返回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