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記雪韻

:::米雪 米記雪韻 — 米雪專屬論壇:::

 取回密碼
 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尋
檢視: 5829|回覆: 32

《絕代雙驕》與原著

[複製連結]

347

主題

7353

發表

1萬

積分

管理員

情源惠雪

Rank: 12Rank: 12Rank: 12

積分
12220
發表於 2004-5-18 19:3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說到此劇,此書,我最關心的當然是至愛的蘇櫻——米雪啦, 對於我這個米雪迷來說,無論是看此劇還是看此書,在蘇櫻沒出場的前面部份都悶死我,但當她一出場,那種風華絕代,那種光芒,真令我覺得前面無論多悶都值得。

言歸正傳,說回此劇與原著的比較,若要說出古龍筆下最聰明人物,男的可以說出一大堆,而女的毫無疑義只有蘇櫻,而米雪演得更比書中那位聰明絕頂、風華絕代的蘇櫻還要傳神吸引,而且還多了份書綣氣,真是為此劇增色不少。

當然此劇改編得比書中更複雜點,多了條主線,就是江楓(朱江)與花月奴(呂有慧)的出走,除了為了逃避移花宮主的追殺外,更是為了救出的皇後(程可為),當時皇後的妹妹(黃文慧)譯容扮她,迷惑皇帝,妄想做皇帝。而結局就是江楓的孖生兒子(黃元申、石修)及蘇櫻(米雪)、鐵心蘭(黃杏秀)合力殺死段雲飛(皇後之妹),這是書中沒有的。其他基本上都較為合乎原著


青山本不老,为雪白头,绿水原无忧,因风皱脸

347

主題

7353

發表

1萬

積分

管理員

情源惠雪

Rank: 12Rank: 12Rank: 12

積分
12220
 樓主| 發表於 2004-5-18 19:38 | 顯示全部樓層

說到此劇蘇櫻出場時,是全書對人物著墨最多的人,不過對白方面明顯此劇比原著更精湛。

原著如下: 只見紅花青樹間﹐有亭翼然﹐一縷流泉﹐自亭畔的山岩門倒瀉而下﹐飛珠濺玉﹐被夕陽一映更是七採生光﹐艷麗不可方物。   花無缺九死一生﹐驟然到了這種地方﹐幾疑置身天上﹐淡淡的花香隨晚風吹來﹐他痴了半晌﹐才點頭道﹕“瞧見了。”   白夫人道﹕“你轉過這小亭﹐便可瞧見一面石門藏在山岩邊的青藤裡﹐石門終年不閉﹐你只管走進去無妨。”   花無缺暗嘆忖道﹕“能住在這種地方的﹐自然不會是俗人﹐我有幸能與高人相見﹐本是人生樂事﹐只可惜我現在竟是如此模樣。”   花無缺道﹕“他叫什麼名字﹖”   白夫人道﹕“她叫蘇櫻。”   花無缺暗嘆道﹕“蘇櫻……蘇櫻……我與你素不相識﹐卻要求你來救我的性命﹐你祇怕會覺得可笑。”   白夫人道﹕“你見著她後﹐她也許會問你是誰帶來的﹐你只要說出我的名字”…’對了﹐我的本名是馬亦云。”   花無缺道﹕“我記得。”   白夫人淒然一笑﹐道﹕“我此後雖生如死﹐你也不必再關心我﹐從今以後﹐世上再沒有我這苦命的女人。…﹒”   她語聲忽然停頓﹐轉身奔上了馬車﹐車馬立刻急馳而去﹐花無缺怔了半晌﹐心裡也不知是何滋味。   這女人害得他如此模樣﹐但此刻他卻只有感激﹐只有信任﹐絕沒有絲毫懷疑和忿恨。   車馬轉過幾處山坳﹐突又停住﹐山岩邊﹑濃蔭下﹐已來了三個人﹐卻正是鐵萍姑﹑江玉郎和白山君。   花無缺已走入了那已被蒼苔染成碧綠色的石門。   石門之後﹐洞府幽絕﹐人行其中﹐幾不知今世何世。   花無缺只恨自己的笑聲﹐偏偏要破壞這令人忘俗的幽靜﹐他用力掩住自己的嘴﹐笑聲還是要發出來。   走了片刻﹐人洞已深﹐兩旁山壁﹐漸漸狹窄﹐但前行數步﹐忽又豁然開朗﹐竟似已非人間﹐而在天上。   前面竟是一處幽谷﹐白雲在天﹐繁花遍地﹐清泉怪石﹐羅列其間﹐亭臺樓閣﹐錯綜有致。   遠遠一聲鶴唳﹐三五白鶴﹐伴有一二褐鹿徜徉而來﹐竟不畏人﹐反而似乎在迎接這遠來的俠客。   花無缺正已心動神移﹐那白鶴卻已銜起了他衣袂﹐領著他走在青石路上﹐繁花深處。   只見─條清溪蜿蜓流過﹐溪旁俏生生坐著條人影。   她垂頭坐在那裡﹐似乎在沉思﹐又似乎在向水中的游魚訴說著青春的易逝﹐山居的寂寞。   她漆黑的長髮披散肩頭﹐一襲輕衣卻皎白如雪。   花無缺竟不由自主被迎客的白鶴帶到了這裡﹐岸上的人影與水中人影相互輝映﹐他不覺又瞧得痴了。   白衣少女也回過頭來﹐瞧了他一眼。她不回頭也罷﹐此番回過頭來﹐滿谷香花﹐卻似乎頓然失去了顏色﹐只見她眉目如畫﹐嬌靨如玉﹐玲瓏的嘴脣﹐雖嫌太大了﹐廣闊的額角﹐雖嫌太高了些﹐但那雙如秋月﹐如明星的眼珠﹐卻足以補救這一切。   她也許不如鐵心蘭的明艷﹐也許不如慕容九的清麗﹐也許不如小仙女的嫵媚……她也許並不能算很美。   但她那絕代的風華﹐卻令人自慚形穢﹐不敢平視。   此刻﹐她眼中帶著淡淡一絲驚訝﹐一絲埋怨﹐似乎正在問這魯莽的來客﹐為何要笑得如此古怪。   花無缺的臉竟不覺紅了起來﹐道﹕“在……在下花無缺﹐特來求見蘇櫻蘇老先生。”   白衣少女緩緩接著道﹕“我就是蘇櫻。”   花無缺這才真的怔住了。他本以為這“蘇櫻”既能治他的不治之傷﹐必然是江湖耆宿﹑武林名醫﹑退隱林下的高手。他再也想不到這蘇櫻竟是個年華未滿雙十的少女。   蘇櫻眼波流轉﹐淡淡道﹕“山居幽僻﹐不知哪一位是閣下的引路人﹖”   花無缺道﹕“這……在下”   他實末想到白夫人竟要他來求這少女來救他的性命﹐面對著這淡淡的笑容﹐冷淡的眼光﹐他怎麼好意思說出懇求的話來﹖   蘇櫻道﹕“閣下既然遠道而來﹐難道連一句話都說不出麼﹖”   她話雖說得客氣﹐但卻似對這已笑得狼狽不堪的來客生出了輕蔑之意﹐嘴裡說著話﹐眼珠卻又在數著水中的游魚。   花無缺忽然道﹕“在下誤入此間﹐打擾了姑娘的安靜﹐抱歉得很……”他微微一揖﹐竟轉身走了出去。   蘇櫻也末回頭﹐直到花無缺人影巳將沒人花叢﹐卻突又喚道﹕“這位公子請留步。”   花無缺祇得停下腳步﹐道﹕“姑娘還有何見教﹖”   蘇櫻道﹕“回來。”   這三個字雖然說得有些不客氣了﹐但語聲卻變得說不出的溫柔﹐說不出的婉轉﹐世上絕沒有一個男子聽了這種語聲還能不動心。花無缺竟不由自主走了回去。   蘇櫻還是沒有回頭﹐淡淡道﹕“你並未誤入此間﹐而是專程而來的﹐只不過見了蘇櫻竟是個少女後﹐你心裡就有些失望了﹐是麼﹖”花無缺實在沒有什麼話好說。   蘇櫻緩緩接道﹕“就因為你是這種人﹐覺得若在個少女面前說出要求的事﹐不免有些丟人﹐聽以你雖專程而來﹐卻又借詞要走﹐是麼﹖”   花無缺又怔住了。   這少女只不過淡淡瞧了他一眼﹐但這一眼卻似瞧入他的心裡﹐他心裡無論在想什麼竟都似瞞不過這一雙美麗的眼睛。   蘇櫻輕輕嘆了口氣﹐道﹕“你若是還要走﹐我自然也不能攔你﹐但我卻要告訴你﹐你是萬萬走不出外面那石門的﹗”   花無缺身子一震﹐還未說話﹐蘇櫻已接著道﹕“此刻你心腸已將被切斷﹐面上已現死色﹐普天之下﹐已只有三個人能救得了你﹐而我…。﹒”   她淡淡接著道﹕“我就是其中之一﹐祇怕也是唯一肯出手救你的﹐你若對自己的性命絲毫不知珍惜﹐豈非令人失望﹗”   

本主題中包含更多資源 (圖片、附件...)

你需要 登入 才可以下載或檢視,沒有帳號?註冊

x

青山本不老,为雪白头,绿水原无忧,因风皱脸

347

主題

7353

發表

1萬

積分

管理員

情源惠雪

Rank: 12Rank: 12Rank: 12

積分
12220
 樓主| 發表於 2004-5-18 19:39 | 顯示全部樓層

書中說到花無缺初見蘇櫻,看到她台如何運用機關的,劇中卻沒有這段,當然劇中最後在蘇櫻的機關幫助下殺死段雲飛,書中更是無可能有的啦。

書中如下: 這是間寬大而舒服的屋子﹐四面都有寬大的窗戶﹐此刻暮色漸深﹐明燭初燃﹐滿谷醉人的花香﹐都隨著溫暖的晚風飄了進來﹐滿天星光也都照了進來﹐蘇櫻支起了最後一扇窗戶﹐那雙纖纖玉手﹐似已白得透明了。   沒有窗戶的地方﹐排滿了古松書架﹐松木也在晚風中散髮出一陣陣清香﹐書架的間隔﹐有大有小﹐上面擺滿了各色各樣的書冊﹐大大小小的瓶子﹐有的玉﹐有的是石﹐也有的是以各種不同的木頭雕成的。   這些東西擺滿四壁﹐驟看似乎有些零亂﹐再看來卻又非常典雅﹐又別致﹐就算是個最俗的人﹐走進這間屋子來﹐俗氣都會被洗去幾分。   但這屋子裡卻有個很古怪的地方﹐那就是這麼大一間屋子裡﹐竟只有一張椅子﹐其餘就什麼都沒有了。   這張椅子也奇怪得很﹐它看來既不像普通的太師椅﹐也不像女子閨閣中常見的那一種。   這張椅子看來竟像是個很大很大的箱子﹐只不過中間凹進去一塊﹐人坐上去後﹐就好像被嵌在裡面了。   花無缺已走了進來。   他只覺這少女的話說來雖平和﹐但卻令人無法爭辯﹐又覺得她的話說來雖冷漠﹐但卻令人無法拒絕。   蘇櫻已在那唯一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花無缺只有站在那裡﹐心裡真覺得有些哭笑不得。   椅子的扶手很寬﹐竟也像個箱子﹐可以找開來的。   蘇櫻一面已將上面的蓋子掀起﹐伸手在裡面輕輕一撥﹐只聽‘格”的一聲輕響。   花無缺面前的地板﹐竟忽然裂了開來﹐露出了個地洞﹐接著﹐競有張床自地洞裡緩緩升起。   蘇櫻淡談道﹕“現在已有床可以讓你躺下了﹐你還要什麼﹖”   花無缺道﹕“我……我想喝茶。”   這句話本非他真正想說的﹐僅卻不知不覺地從他嘴裡說了出來﹐他實在也想試試這少女究竟有多大的本事﹒蘇櫻道﹕“呀﹐我竟忘了﹐有客自遠方來﹐縱然無酒﹐但一杯茶的確是早該奉上的了。”   她說著話﹐手又在箱子裡一撥。   只聽壁上書架後忽然響起了一陣水聲﹐接著﹐木架竟自動移開﹐一個小小的木頭人﹐緩緩從書架後滑了出來。   這木僮手上竟真的長著只茶盤﹐盤上果然有兩隻玉杯﹐杯中水色如乳﹐蘇櫻微微一笑﹐道﹕“抱歉得很﹐此間無茶﹐但這百載空靈石乳﹒勉強也可待客了﹐請。”   花無缺忍不住道﹕“諸葛武侯的木牛流馬﹐其巧妙祇怕也不過如此了。”   蘇櫻淡談笑道﹕“孔明先生的木牛流馬﹐用于戰陣之上倒是好的﹐若用于奉茶待客﹐就未免顯得太霸氣了。”   言下之意﹐竟是連諸葛武侯也末放在她眼裡。   這時夜色已濃﹐星光已不足照人面目﹐書架裡雖有銅燈﹐但還未燃起﹐花無缺忍不住又道﹕“難道姑娘不用動手﹐也能將燈燃起麼﹖”   蘇櫻道﹕“我是個很懶的人﹐懶人常會想出很多懶法子……”   她的手又輕輕撥了撥﹐銅燈旁的書架間﹐立刻伸出了火刀火石﹐“嗆”的一聲﹐火星四濺。   那銅燈竟真的被燃起了。 蘇櫻微笑道:“你瞧﹐我就算坐在這裡不動﹐也可以做很多事的。”   花無缺大笑起來──真的大笑起來﹐笑道﹕“以我看來﹐縱然是自己燃燈倒茶﹐也要比造這些消息機關容易得多﹐你這懶人怎地卻想出這最麻煩的法子﹖”   也不知怎地﹐他竟一心想折折蘇櫻的驕氣﹐他本不是這樣的人﹐此刻也許是笑得心裡失去了常態。   蘇櫻卻冷冷道﹕“像我這樣的人﹐難道也會替你倒茶麼﹖”   花無缺道﹕“你為何不用個丫環女僕﹐這法子豈非也容易得多﹖”   蘇櫻冷冷道﹕“我怕沾上那些人的俗氣。”   花無缺又沒有話說了﹐蘇櫻靜靜地凝注著他﹐緩緩接著道﹕“你說這些話﹐只因你覺得我太強了﹐所以想壓倒我﹐是麼﹖我不妨告訴你﹐世上沒有人能壓倒我的﹐我永遠都是高高在上﹐你不必白費心機。”   花無缺大笑道﹕“其實你只不過是個弱不禁風的女孩子﹐任何人一掌就可以推倒你。”   蘇櫻道﹕“你居然看我不會武功﹐你的眼光倒不錯。”   花無缺道﹕“多謝。”   蘇櫻道﹕“你的武功很不錯﹐是麼﹖”   花無缺道﹕“還過得去。”   蘇櫻道﹕“但現在卻是你求我救你﹐我並沒有求你救我﹐由此可見﹐世上有很多事﹐並不是武功可解決的﹐人所以為萬物之靈﹐只因為他的智慧﹐並不是因為他的力氣﹐若論力氣﹐連匹驢子都要比人強得多。”   花無缺只覺怒氣上涌﹐又要拂袖而去了﹐蘇櫻卻就在這個時候嫣然一笑﹐盈盈走過來﹐柔聲道﹕“現在﹐你老老實實地躺下去﹐我給你服下一瓶藥後﹐你這可惡的笑聲﹐立刻就可以停止了。”   面對著如此可愛的笑容﹐如此溫柔的聲音﹐世上還有那個男人能發出火來。何況她說的這句話﹐又正是花無缺最想聽的﹒花無缺並不是怕死﹐但這笑………他現在真想不出世上還有什麼比“笑”更可怕的事。   笑聲終於停止了。花無缺服了藥後﹐已沉沉睡去。   突聽一人嬌笑道﹕“好妹子﹐真有你的﹐無論多麼凶的男人﹐到了你面前都會乖得像只小狗……”隨著嬌笑聲走進的﹐正是白夫人。   蘇櫻瞧也沒有瞧她一眼﹐淡淡道﹕“你為何現在就來了﹐你不放心我﹖”   白夫人笑道﹕“只不過大家都知道妹妹你心高氣傲﹐所以要我來求妹妹﹐這次委屈些﹐只要這小子說出了‘移花接玉’的秘密﹐咱們立刻就將這小子殺了給妹妹出氣。。   蘇櫻到這時才冷冷瞟了她一眼﹒道﹕“你覺得我對他這法子不好。”   白夫人又賠笑道﹕“不是不好﹐只不過。…’咱們現在是要騙他說出秘密﹐所以………”   蘇櫻冷冷道﹕“你覺得我應該對他溫柔些﹐應該拍拍馬屁﹐灌灌他迷湯﹐必要時甚至不妨脫光衣服﹐倒入他懷裡﹐是麼﹖”   白夫人嬌笑道﹕“反正這小子已快死了﹐就讓他佔些便宜又有什麼關係。” 蘇櫻已冷冷接道﹕“老實告訴你﹐我對他若真用這樣的法子﹐他也是萬萬不肯說的﹐用這種法子來對付你的丈夫還差不多。”   白夫人道﹕“但………但是……”   蘇櫻道﹕“對付他這樣的人﹐就要用我這樣的法子﹐他才服貼﹐只因我這樣對付他﹐他就萬萬想不到我有事求他﹐也就萬萬不會提防我﹐否則我怎會故意讓他看出我不會武功﹖你總該知道我雖不屑去學這些笨玩意幾﹐但要我裝成一流高手的樣子﹐我還是照樣可以裝得出的。”   白夫人展顏笑道﹕“我現在才懂了﹐妹妹你的手段﹐果然非人能及。”   蘇櫻懶懶的一笑﹐道﹕“你懂了就好﹐現在你們快躲遠些吧﹐明天這時候﹐我負責令他老老實實的說出‘移花接玉’的秘密。”


青山本不老,为雪白头,绿水原无忧,因风皱脸

347

主題

7353

發表

1萬

積分

管理員

情源惠雪

Rank: 12Rank: 12Rank: 12

積分
12220
 樓主| 發表於 2004-5-18 19:46 | 顯示全部樓層

至於蘇櫻如何用她的聰明才智周旋於小魚兒、花無缺、江玉郎中,並都玩弄他們於股掌之內,這些劇中比書中更珍彩得多,並且運用的交叉線更精明吸引得多。 所以這裏不引用書中那沉長語言了,希望沒看過此劇的朋友能買來一看啦。

本主題中包含更多資源 (圖片、附件...)

你需要 登入 才可以下載或檢視,沒有帳號?註冊

x

青山本不老,为雪白头,绿水原无忧,因风皱脸

347

主題

7353

發表

1萬

積分

管理員

情源惠雪

Rank: 12Rank: 12Rank: 12

積分
12220
 樓主| 發表於 2004-5-18 19:53 | 顯示全部樓層

此劇與原著一樣,講到魏麻衣救了被魏無牙徒弟企图侵犯的苏樱,苏樱跑出去想看看救出她的是何人,就在此时魏麻衣虜走小魚兒。但書中講到魏麻衣對蘇櫻有意,蘇櫻如何運用機智,劇中卻省去,而我認為最妙的就是此時十大惡人的出現,各人見到蘇櫻要走時的種種表現,這方面劇中只是略過一下,真可惜。

原著如下: 話猶未了﹐只聽一人銀鈴跋笑道﹕“十大惡人’﹐也果然名下不虛﹐我真佩服極了。”   一棟四人合抱的大樹幹上﹐忽然開了個門﹐原來這株樹竟是空心的﹐裡面正好藏人﹐誰也休想找得著。   蘇櫻從樹裡面盈盈走出來﹐盈盈一禮﹐笑道﹕“名震天下的十大惡人來了﹐賤妾竟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哈哈兒大笑道﹕“姑娘千萬別客氣﹐咱們這些人是天生的賤骨頭﹐有人對咱們一客氣﹐咱們就以為他要來動壞主意了。”   李大嘴忽然跳了起來﹐大嚷道﹕“走吧﹒走吧﹐快走吧﹐再不走我就受不了啦﹗”   屠嬌嬌道﹕“你受不了什麼﹖”   李大嘴道﹕“瞧見這丫頭的一身細皮白肉﹐我簡直連口水都快流了出來﹐但又明知道小魚兒絕不肯讓我吃了她的﹐再不走我豈非要發瘋。”   嘴裡說著話﹐已背著魏麻衣﹐如飛似的走了出去。   白開心也跳了起來﹐道﹕“我也要走﹐瞧著這嬌滴滴的美人兒﹐我這光棍也實在有些心動﹐不如還是快走﹐眼不見為淨﹐也免得和小魚兒爭風吃醋。”   話聲中﹐凌空一個翻身掠出三丈外﹐眨眼就不見了。   哈哈兒也隨了出去﹐一面笑道﹕“不錯﹐再不走連和尚都要動凡心了。”   屠嬌嬌格格笑道﹕“幸好我還有一半是女人﹐否則………”瞟了小魚兒一眼﹐嬌笑著掠上樹梢一閃不見。   陰九幽陰惻惻笑道﹕“姑娘若做人做膩了﹐不妨來找我﹐做鬼有些時比做人有趣得多﹐這年頭漂亮的女鬼﹐更吃香得很。”   蘇櫻抿嘴笑道﹕“多謝指教﹐但我現在卻活得還蠻有趣哩。”   陰九幽指著小魚兒﹐大笑道﹕“你若是愛上了這個人﹐用不著多久﹐就會覺得活著無趣的…。﹒”等這句話說完了﹐笑聲已遠在十餘丈外。   杜殺瞪著小魚兒﹐笑道﹕“你還要在這裡耽多久﹖”   小魚兒笑道﹕“祇怕用不著多久的。”   杜殺道﹕“你知道在哪裡可找得著我們﹖”   小魚兒道﹕“知道。”   杜殺道﹕“好”   他人己掠出林外﹐突又回首道﹕“小心些﹐漂亮的女子若要吃人時﹐連人頭都要吃下 去。”   蘇櫻嬌笑道﹕“前輩只管放心﹐我的胃口一向不好﹐一向是吃素的。”

  樹林裡忽然靜了下來﹐蘇櫻含笑瞧著小魚兒﹐道﹕“魏麻衣將你吊在樹上後﹐這些人已來了﹖”   小魚兒笑道﹕“他們來得正巧。”   蘇櫻道﹕“但你還是裝成不能動的樣子﹐來騙我。’小魚兒笑道﹕“我本來可不是要騙你的﹐魏麻衣讓我上了一次當﹐我怎麼能就那樣放過他﹐我好歹也得要他知道厲害。”   蘇櫻道﹕“你本來雖不是為了騙我﹐但後來還是騙了我了。”   小魚兒聳了聳肩﹐道﹕“你若要這麼想﹐我也沒法子。”   蘇櫻道﹕“你知道我對你很好﹐所以就利用這點來騙我﹐讓我為你擔心﹐為你著急﹐我不顧一切來救你﹐你反而以此來要挾我說出心裡的秘密。”   她眨也不眨地凝注著小魚兒﹐眼被沉得像黑夜中的海水﹐小魚兒扭轉頭﹐忽又回頭一笑道﹕“我早就說過﹐我並不是好人﹐誰若對我好﹐誰就要倒霉了。”   蘇櫻嘆了口氣﹐緩緩道﹕“世上大多數人﹐都生怕自己變得太壞﹐但你卻偏偏相反﹐你竟好像生怕自己變得太好了﹐總要做些事來證明你自己不是好東西……這究竟是為了什麼呢﹖這祇怕連你自己也想不到的﹐是麼﹖”   小魚兒笑道﹕“這祇怕是因為我天生是個壞胚子。”   蘇櫻瞧了他半晌﹐忽也一笑﹐道﹕“但你可知道﹐你並沒有自己想象中那麼壞麼﹖”   小魚兒笑道﹕“你且說來聽聽吧。”   蘇櫻緩緩道﹕“這只因你從小是跟著那些壞人長大的﹐所以在你心裡面﹐總覺得自己絕不可能變得太好。”   蘇櫻頓了頓又接著說﹕“而且﹐你還認為自己若是變得太好﹒就有些對不起那些將你養大的人﹐所以有時你不得不做些壞事來證明自己。。”   小魚兒突然大笑起來﹐打斷了她的話﹐截口道﹕“你和我見面還沒有幾天﹐就以為很了解我了﹖”   蘇櫻道﹕“我本來也並不太了解﹐但見了那些人後﹐就明白了。”   小魚兒道﹕“哦﹖”   蘇櫻微笑道﹕“那些人真可算是壞人中的天才﹐已壞得爐火純青了﹐他們竟能將一件卑劣低下﹑或是很惡毒殘酷的事﹐做得令人反而覺得很有趣。”   小魚兒道﹕“你用不著這樣罵他們﹐他們可沒有得罪你。”   蘇櫻一字字道﹕“你難道現在還未發覺﹐是他們將你誘入那…………那老鼠洞去的。”   小魚兒又大笑起來﹐道﹕“笑話﹐這才是笑話﹐他們為何要騙我﹖”   蘇櫻道﹕“這也許是因為他們已發覺﹐你並不是和他們一樣的壞﹐他們認為你說不定會反叛他們﹐所以就故意做下那些標誌暗號﹐將你誘入那老鼠洞﹐要想假魏無牙之手﹐將你除去。。。”   小魚兒頓住笑聲﹐大聲道﹕“那麼我問你﹐他們既要害死我﹐方纔為何又來救我﹖”   蘇櫻眼波流動﹐道﹕“這也許是因為他們忽然又覺得你有用了﹐殺了可借﹐也許是因為他的並不願親手殺死你”。。。   小魚兒忽然跳了起來﹐大聲道﹕“放屁放屁﹐你說的話﹐我一個字也不相信。”

到後來小魚兒才知,果然是十大惡人有心引他入天外天(老鼠洞),想假借魏無牙之手來殺小魚兒的,蘇櫻果然無猜錯。


青山本不老,为雪白头,绿水原无忧,因风皱脸

347

主題

7353

發表

1萬

積分

管理員

情源惠雪

Rank: 12Rank: 12Rank: 12

積分
12220
 樓主| 發表於 2004-5-18 19:59 | 顯示全部樓層

蘇櫻初見鐵心蘭 根據原著,鐵心蘭被白夫人騙下溪水洗澡,後白夫人穿上鐵心蘭的衣服走了,令到無衣可穿的鐵心蘭只能永遠泡在水中。但逃走的白夫人,不好彩,遇到蘇櫻有意挂出去的華麗衣服,忍不住換上,使到她奇癢無比,只能立刻脫下,再跑回溪中才能解癢(當然這些劇中沒有) 初見鐵心蘭花,我並沒有截圖,這裏引用的是小魚兒與花無缺第一次要決戰之時。

原著如下: 鐵心蘭手腳都快凍殭了﹐一雙眼睛卻不停的四下亂轉﹐祇怕有什麼野男人忽然間闖了過來。   幸好四下靜悄悄的﹐瞧不見人影。   鐵心蘭也想偷偷爬起來溜走﹐但一個赤條條的大姑娘﹐又能到那裡去呢﹖萬一迎面來了個男人……她簡直想也不敢再想下去。   忽然間﹐前面竟又有一個赤條條的女人﹐狂奔過來﹐「噗通」一聲﹐跳入溪水裡不住喘息。   鐵心蘭又鷲又喜﹐本還不好意思去瞧﹐但眼角瞟去﹐卻發現這女本莧然就是方才將自己衣服騙走的那個。鐵心蘭吃鷲得瞪大眼睛﹐說不出話。   鐵心蘭忽然扑過去抓住她的頭髮﹐大喝道﹕「我的衣服呢﹖還給我。」   只聽一人微笑道﹕「這就是你的衣服麼﹖」鐵心蘭扭轉頭瞧見了蘇櫻。   蘇櫻站在溪水旁﹐就像是一朵初開放的蓮花似的。   鐵心蘭只覺得自己這一生中﹐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美麗的女人﹐她雖也是女人﹐竟也瞧痴了。   蘇櫻笑道﹕「你若不想再洗了﹐就起來穿上它吧﹗」   鐵心蘭雖然還是害羞﹐但也不能不起來了﹐飛快的接過衣服﹐一溜煙似的躲入雜草叢去。   白夫人陪著笑道﹔「我也想起來了。」   蘇櫻淡淡道﹔「你想起來就起來吧﹗也沒有人攔著你。」   白夫人爬到石頭上﹐誰知她的上半身剛一離開水被風一吹﹐就又了起來﹐得簡直要她的命。   蘇櫻笑道「只要你覺得不癢的時候﹐隨時都可以起來的。」   白夫人道﹕「那……那要等到什麼時候﹖」   蘇櫻微笑道﹕「也許一天半天﹐也許三兩天……反正你喜歡洗澡﹐就索性洗個痛快些吧」   白夫人怔在水裡﹐幾乎暈了過去。 . . . . 然後鐵心蘭與蘇櫻的對話就與原著相近了,當然蘇櫻知道鐵心蘭找小魚兒,再在她幾句話中,就知說的她另一個人是花無缺。於是:

蘇櫻眼波流動﹐忽又拉起她的手﹐柔聲道﹕「我一瞧見你﹐就覺得很投緣﹐你若也不討厭我不知你肯收我這個妹妹麼﹖」   如此溫柔的請求﹐自如此美麗的女孩子嘴裡說出來﹐又有誰能拒絕。   鐵心蘭就這樣做了蘇櫻的姊姊。   陽光嬌艷﹐山林碧蔭濃得化不開﹐啁啾的鳥語伴著流水﹐微風中隱約有醉人的花香菸。   鐵心蘭從來也想不到自己也會這麼開心的﹐這些日子來﹐她幾乎已認為自己再也不會有開心的時候。   蘇櫻拉著她的手﹐笑道﹕「現在你既然是我的姊姊﹐就再也不能讓你這樣去找小魚兒了。」   鐵心蘭道﹔「為什麼﹖」蘇櫻道﹕「男人都是賤骨頭﹐你越是急著去找他﹐他就越得意﹐你若不睬他﹐他反而也許會爬著來找你。」   鐵心蘭嫣然一笑﹐道﹕「那麼……你想要我怎樣做呢﹖」   蘇櫻道﹕「你什麼都不必做﹐只要靜靜的等著就好﹐我自然有法子讓他來找你。」   鐵心蘭垂首道﹕「但你連認識都不認得他……」   蘇櫻道﹕「現在被你一說﹐我已經想起來了﹐他是不是一個眼睛很大的小伙子﹐臉上雖然有很多疤﹐但看起來卻不討厭﹐整天嘻皮笑臉的﹐走起路來﹐揚揚得意﹐好像總覺得自己很神氣﹐很了不起。」   鐵心蘭嫣然道﹕「你那裡知道﹐他還說自己是天下第一聰明人哩。」   想起小魚兒﹐蘇櫻的心裡也覺得甜甜的﹐嬌笑道﹕「他若說自己是天下第一厚臉皮﹐那倒是一點也不假。」   鐵心蘭道﹕「你什麼時候看到他的」   蘇櫻道﹕「沒多久﹐才不過一兩天。」   鐵心蘭嘆了口氣﹐道﹕「但這人連一時半刻也靜不下來﹐你一兩天以前看見他﹐現在他早已不知到那裡去了﹖」   蘇櫻笑道﹕「你放心﹐只要他在這山裡﹐我就有法子找得到他。」   她不等鐵心蘭說話﹐又接著道﹕「為了安全起見﹐我現在就要帶你去個地方。那裡的主人可算是我的義父﹐他的人長得雖然兇惡﹐但心卻是很好的﹐尤其是對我﹐更好得不得了。」   鐵心蘭笑道﹕「連我這做乾姊姊的﹐都恨不得把心掏出來給你才好﹐何況他做乾爹的呢。」   蘇櫻撇了撇嘴﹐道﹔「你要把心給我﹐你的心不是給了小魚兒麼﹖」   她看見鐵心蘭紅了臉﹐就又笑了﹐道﹕「我那乾爹姓魏﹐他若知道你是我的姊姊﹐一定會好好照顧你﹐只不過你莫忘記﹐他模樣看來是很怕人的。」   鐵心蘭道﹕「我若覺得他可怕﹐少看他兩眼也就是了。」   蘇櫻拍手笑道﹕「不錯﹐這法子的確再好也沒有了。」   她拉著鐵心蘭走出樹林﹐空山寂寂﹐天地間彷彿充滿了一種安寧祥和之意﹐令人覺得只要能活著﹐就是件幸福的事。   走了半晌﹐蘇櫻忽然停下腳﹐道﹔「噯呀﹗我差點兒忘了﹐我還有個約會哩。」   蘇櫻眼珠子一轉﹐又道﹕「從這裡一直往山上走﹐用不了多久﹐你就會瞧見﹐一片槐樹林﹐那裡面就是我乾爹住的地方了。」   鐵心蘭道﹕「你……你難道叫我一個人去麼﹖」   蘇櫻道﹕「一個人去也沒關係﹐你只要走進愧樹林﹐自然就有人出來接待你。」   鐵心蘭道﹔「但他們又不認識我。」   蘇櫻想了想﹐自頭上拔下了恨珠釵﹐道﹔「你只要將這珠釵給他們看﹐說是我叫你去的﹐他們就一定會對你恭恭敬敬﹐為你安排好一切。」   鐵心蘭雖然不願意﹐但還是去了。   她現在就像是一片沒有恨的浮萍﹐瓢到那裡算那裡﹐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自己也拿不定主意。   蘇櫻瞧著她走遠了﹐剛輕輕吐出氣﹐突聽一人嘆道﹕「可憐的傻丫頭﹐自己被人買了都不知道。」   另一人道﹕「哈哈﹐這位蘇姑娘沒有將她賣給你﹐所以你就來假慈悲了麼﹖」   第三人咯咯笑道﹕「我本來還覺得那姓鐵的丫頭滿不錯的﹐但和這位蘇姑娘一比﹐那簡直就好像變成個大笨瓜了。」   第四人大笑道﹕「咱們的小魚兒可不能娶個大笨瓜做老婆。」   笑語聲中﹐山石後木葉間﹐忽然鑽出四個人來﹐這四人模樣﹐一個比一個奇怪﹐也不知怎麼會湊到一齊的。   


青山本不老,为雪白头,绿水原无忧,因风皱脸

347

主題

7353

發表

1萬

積分

管理員

情源惠雪

Rank: 12Rank: 12Rank: 12

積分
12220
 樓主| 發表於 2004-5-18 20:00 | 顯示全部樓層

蘇櫻再次遇到十大惡人時,就是她打發了鐵心蘭走後,這些劇中沒說得那麽多,若是連這些細節都加入,相信會更珍彩(當然可能是無線剪去了,因我看的只是TVBI出版的碟,當年看過絕大多數忘記了 :x )

書中如下: 蘇櫻雖然不知道這四人就是頂頂大名的白開心哈哈兒屠嬌嬌和李大嘴﹐但卻是見過這四人的。   她也曾親眼瞧見﹐這四人如何對付魏麻衣﹐現在這四人忽然一出現﹐將她圍住﹐她就算一向喜怒不形於色﹐臉色也不禁有些變了。   李大嘴大笑道﹕「蘇姑娘﹐你用不著害怕﹐這兩天我的胃口都不太好﹐要吃你﹐至少也得再等幾天。」   屠嬌嬌咯咯笑道﹕「像這樣聰明致的女孩兒﹐就算你捨得吃﹐我也不答應的。」   白開心道﹕「以我看來﹐還是吃了算了。」   哈哈兒道﹕哈哈,你這人真是名符其實的損人不利己,李大嘴將她吃了,與你又有什麽好處。」   白開心道﹕「我至少可以放心些﹐不至於被她賣了。」 . . .(與劇中接近的對白,但是我更欣賞劇中的,因此在此略去) . 李大嘴咯咯笑道﹕「你若不答應﹐我的胃口立刻就會變好的。」   蘇櫻嫣然一笑道﹕「我相信我身上的肉﹐無論怎麼樣做﹐都很好吃的﹐只不過我要勸你﹐切切不要紅燒﹐這麼嫩的肉﹐紅燒實在太可惜了﹐最好是用來涮鍋子﹐肉才能保持鮮嫩。」   李大嘴等人﹐聽得面面相覷﹐反倒不禁呆住了。   李大嘴乾笑兩聲﹐道﹕「你倒提醒了我﹐涮人肉的滋味﹐的確可算是天下第一﹐我倒真的已有許久未曾過。」   蘇櫻道﹔「你最好在我還活著的時候﹐就將我身上的肉片切下來﹐而且作料中﹐切切不可放醋﹐因為人肉本來就有些酸的。」   李大嘴乾笑道﹕「多承指教﹐我吃人吃了無數﹐想不到竟還沒有你內行。」   他走了兩步﹐只見蘇櫻悠然坐在那裡﹐怎麼看也不像要被人吃下肚子裡的﹐倒像是等著別人送上門給她吃。   屠嬌嬌忽然道﹕「李大嘴﹐你先過來一下﹐我有話跟你說。」   她將李大嘴拉向一邊﹐悄悄道﹕「你吃過這樣的人麼﹖」   李大嘴笑嘻嘻瞧了坐在那邊的蘇櫻一眼﹐忍不住低聲罵道﹕「這丫頭看起來﹐就像是喜歡被老子吃下去似的﹐真不知她肚子裡在打什麼鬼主意」   屠嬌嬌道﹕「你想﹐她若非胸有成竹﹐怎會如此篤定﹐而且還像是生怕死得太舒服了﹐竟勸你活著將她凌遲﹐你想﹐世上有這樣的人麼」   李大嘴默然半晌﹐道﹕「你的意思是……」   屠嬌嬌道﹕「依我之見﹐還是算了吧「咱們能活到現在﹐並不是件容易的事﹐莫要陰溝裡翻船﹐栽在這小丫頭手裡﹐那才冤哩。」   李大嘴沉吟著道﹔「這話倒也不錯﹐﹕」   只聽蘇櫻嬌笑道﹔「你還不過來﹐再等下去﹐我的肉都要變老了。」   李大嘴大笑道﹕「你的肉太酸﹐我懶得吃了。」 「想不到我的肉竟是酸的﹐莫非是平時吃醋吃得太多了。」她盈盈站了起來﹐儉衽道﹔「你先生既然不肯賞臉﹐我只有告辭了。」   突聽白開心喝道﹕「我和他不一樣﹐他好吃﹐我好色﹐好吃的人﹐膽子總比較小些﹐但好色的人就不同了…」   他一步步向蘇櫻走過去﹐大笑道﹔「常言道﹐色膽包天﹐這句話你總該聽過的吧﹖」   蘇櫻情不自禁﹐向後退了半步﹐但面上還是帶著微笑﹐道﹕「閣下若覺得光棍做得無趣了﹐我倒可替你做個媒。那邊小溪裡﹐有位美人在出浴﹐她不但長得千嬌百媚﹐比我好看多了﹐而且風情萬種﹐知情識趣。」   白開心吃吃笑道﹕「我就看上了你﹐別的人我都不要。」   他嘴裡說著話﹐一雙大手已向蘇櫻抓了過去。   蘇櫻肚子裡就算有一千條絕頂妙計﹐此刻卻也連一條都便不出來了﹐女人若碰見急色鬼﹐那真是什麼法子也沒有。   只聽「哧」的一聲﹐蘇櫻的衣服已被白開心撕了一塊下來。   就在這時﹐突又聽得一人緩緩道﹕「男子漢﹐大丈夫﹐怎麼能欺負女人﹐」   這語聲平和而緩慢﹐但他的人卻來得快如風﹐疾如電。   白開心只見一條人影自天而降﹐他大鷲之下﹐還掌擊出。   李大嘴等人﹐但見人影一花﹐但聞一聲清脆的掌聲﹐白開心的身子﹐已像是一個球似的掛在樹枝上。   再看蘇櫻身旁﹐已多了個豐采翩翩的美少年﹐衣衫雖然有些狼狽﹐但卻仍掩不住有一種清貴高華之氣流露出來。   這人雖然救了蘇櫻﹐但見蘇櫻瞧見他﹐臉色反而變了﹐失聲道﹕「花無缺﹗」   花無缺淡淡一笑﹐目光向李大嘴等人掃了過去﹐緩緩道﹕「還有那一位想動手的麼﹖」   李大嘴等人也駭呆了。花無缺雖不認得他們﹐但他們卻是認得花無缺的。   他們曾經眼看著花無缺﹐以一身超凡絕俗的武功﹐將慕容姊妹嚇走﹐又在一招間將白開心拋在樹上。   李大嘴大笑道﹕「咱們也早就看這色鬼不順眼﹐公子此刻教訓了他﹐這是再好也沒有。」   屠嬌嬌也笑道﹔「只可惜公子出手還太輕了些…」   哈哈兒道﹕「哈哈﹐公子若將他拋得更遠些﹐讓咱們再也瞧不見才好。」   白開心掙扎著想從樹上跳下來﹐嘴裡大叫道﹕「我只不過想摸一摸她而已﹐但那大嘴巴卻要吃她的肉哩。」   他們不去對付外人﹐反倒先窩裡翻起來﹐花無缺倒買還沒有見過像這樣的人﹐忍不住嘆了口氣﹐道﹔「各位倒買是夠義氣得很……」


青山本不老,为雪白头,绿水原无忧,因风皱脸

347

主題

7353

發表

1萬

積分

管理員

情源惠雪

Rank: 12Rank: 12Rank: 12

積分
12220
 樓主| 發表於 2004-5-18 20:03 | 顯示全部樓層

蘇櫻初見鐵萍姑 其實原著中鐵萍姑的命運比劇中還慘些,當然,以電視尺度來說無可能照足來拍,不過就算不照足,若照這裏多些,應會更珍彩些,原著中小魚兒被江玉郎推下山後,鐵萍姑被移花宮主挂在樹上,江玉郎沒救她,反而在眾人面前說了許多令她心碎的話……

蘇櫻遇見鐵萍姑,書中如下: 鐵萍姑並沒有真的暈過去﹐只不過﹐在她這麼樣悲慘的處境下﹐她除了假裝暈過去之外﹐還有什麼更好的法子﹖他們說的每一句話﹐她都聽到了。   她再也未想到江玉郎對她竟完全都是虛情假意﹐更未想到江玉郎竟會如此輕易地拋棄了她。   她的心早已碎了﹐只等他們走光之後﹐才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她恨不得現在立刻就能死去。   她自已也想不到自己怎會對這小畜牲如此多情。   一這也許是因為她在移花宮裡忍受的寂寞太久﹐壓制的情感太多﹐所以一旦發作﹐就不可收拾﹐她本來從不知流淚的滋味﹐但現在眼淚卻流個不停。   也不知過了多久﹐她忽然發覺又有雙眼睛在眨也不眨地瞧著她﹐但這雙眼並不如別人那麼貪婪﹐那麼可恨。   這雙眼非但美麗﹐而且明亮得就像是春天晚上昇起的第一顆星﹐叫人見了﹐幾乎忍不住要向她朝拜下去。鐵萍姑從來也沒有見到如此動人的眼睛。這雙眼睛的主人笑了。   她柔聲笑道﹕「這位姑娘﹐你貴姓呀﹖」   鐵萍姑竟不由自主答道﹔「我姓鐵。」   鐵萍姑瞧著她那絕世的風姿﹐瞧著她身上那華美的衣衫﹐想到自己狼狽的模樣﹐忍不住閉起眼睛﹐眼淚又落了下來。   那少女柔聲道﹔「你一定很不願意在這樣子時見到我﹐但你也用不著難受﹐這世上的壞人實在太多﹐像我們這樣的女孩子﹐都免不了要受人欺負的﹐你若是知道﹐世上比你遭遇更悲慘的人還多得很﹐你也許就不會這麼樣難受了。」   鐵萍姑忍不住道﹕「世上難道真還有……還有比我更不幸的人」   那少女道﹔「怎麼會沒有呢?你可知道﹐世上每一個城市里﹐都有一些可憐的女孩子﹐被一些她素不相識﹐甚至是她們厭惡的人在蹂躪﹐但她們還不能像你這樣盡情一哭﹐她們還得裝出笑臉﹐去討好那些蹂躪她們的人。」她的確很會安慰別人﹐只因她很了解人們的心。   鐵萍姑果然不再哭了﹐過了半晌﹐忍不住道﹕「你能不能將我救下去﹖我一定……一定重重謝你。」   那少女嘆了口氣﹐道﹕「你用不著謝我﹐我也很想救你的﹐只可惜我連梯子都爬不上去﹐這麼高的樹﹐我簡直連瞧著都頭暈。」   鐵萍姑道﹕「你……你難道一點武功都不會﹖」   那少女笑道﹕「你好像很奇怪﹐是麼﹖其實這世上不會武功的人比會武功的人可多得多了﹐大多數正常的人都不會武功的。」   鐵萍姑長長嘆息了一聲﹐黯然道﹔「那麼你……你還是快走吧﹖」   那少女道﹔「我至少可以為你做些事﹐你冷不冷﹖我在下面生堆火好麼﹖」   鐵萍姑方才又是羞惱﹐又是悲慘﹐又是害怕﹐竟忘了寒冷﹐現在才覺得全身都已冷得發抖﹐山風吹在她身上﹐就像是刀割一樣。   只見那少女果然拾了些枯枝﹐又自懷中取出個很精巧的火子﹐在樹下生起一堆火來。   那少女笑了笑﹐道﹕「我叫蘇櫻。」   「蘇櫻﹐你就是蘇櫻﹖」鐵萍姑又吃了一鷲﹐忍不住失聲呼了出來。   鐵萍姑默然半晌﹐嗄聲道﹕「你到這裡來﹐是不是想找一個人」   蘇櫻也有些鷲訝了﹐道﹕「你怎麼會知道﹖難道你……你也認得我要找的那個人﹖」   鐵萍姑黯然道﹕「不錯﹐我認得他。」   蘇櫻嘆了口氣﹐苦笑道﹕「世上所有美麗的女孩子﹐好像都認得他﹐你說奇怪不奇怪看來我競爭的對手倒不少哩。」   鐵萍姑道﹕「我不會和你競爭的﹐以後祇怕也永遠沒有人和你競爭了。」   她一句話末說完﹐眼淚又落了下來。   蘇櫻臉上忽然變了顏色﹐失聲道﹕「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鐵萍姑流淚道﹕「他……他已被人害死了」   蘇櫻全身的血液﹐像是一下子就結成了冰。   她木然怔了半晌﹐蘇櫻忽又笑了﹐大笑道﹕「你一定是弄錯了﹐小魚兒怎麼會被人害死世上又有什麼人能害得死他﹖他不害死別人﹐已經很客氣了。」   鐵萍姑淒然道﹔「我本來也不信世上有人能害得了他的﹐但這次卻不能不信﹐因為這次是我自己親眼瞧見的。」   蘇櫻全身都發抖了﹐顫聲道﹕「你親眼瞧見的﹖是……是誰害死了他﹖」   鐵萍姑道﹕「那人叫江玉郎﹐他將小魚兒推到那邊山壁上的洞裡去了﹐那山洞深不可測﹐何況小魚兒還中了毒……」   她話末說完﹐蘇櫻已向那邊山壁奔了過去。   這山壁筆立千尺﹐宛如刀削﹐那洞穴離她又至少有十丈﹐其間雖然也有可以落腳的地方﹐但輕功稍差的人也難躍上﹐何況絲毫不會武功的蘇櫻。平日此誰都鎮定的蘇櫻﹐此刻不禁也失常了。   她早已淚流滿面﹐跺著腳道﹕「我為什麼不學武功﹖誰說武功是沒有用的……」   鐵萍姑道﹕「你能上得去麼﹖」   蘇櫻道﹕「無論如何﹐我也要想法子上去的﹐而且我一定有法子上去﹗」   她說這句話時﹐語聲忽然變得無比堅定﹐說完了這句話﹐她立刻就擦乾了眼淚絕不再哭泣﹗   她就算要哭泣﹐也要等到以後﹐因為她知道現在不是哭泣的時候﹐她知道眼淚並不能幫助她解決任何事。   鐵萍姑瞧見她的轉變﹐也看出她的決心﹐心裡不禁暗暗嘆息﹕「想不到這弱不禁風的女孩子竟有這麼強的自信﹐這麼大的決心﹐而我呢﹖……」


青山本不老,为雪白头,绿水原无忧,因风皱脸

347

主題

7353

發表

1萬

積分

管理員

情源惠雪

Rank: 12Rank: 12Rank: 12

積分
12220
 樓主| 發表於 2004-5-18 20:07 | 顯示全部樓層

蘇櫻跳下山崖,小魚兒意料之外,飛身去接她,及之後的對話,劇集都依足原著,這裏就不多說了。不過這裏加上一小段原著的說明,會令人更明白蘇櫻的聰明處:
.
.
原著:

小魚兒只有坐到她身旁﹐蘇櫻笑著問道﹕「你不是天下第一聰明人麼﹖又怎會上了江玉郎的當呢﹖」
  小魚兒道﹕「我高興﹐我就喜歡上他的當﹐你管得著麼﹖」
  蘇櫻柔聲道﹕「我知道你絕不會上他的當﹐你只不過是故意逗著他玩的﹐是麼?」
  她的確聰明得很﹐知道自己現在已將小魚兒氣夠了﹐若再不適可而止﹐祇怕小魚兒就要真的惱羞成怒﹐那就反而弄巧成拙了﹐是以語鋒一變﹐忽然變得說不出的溫柔。
  小魚兒冷冷道﹕「你用不著拍我馬屁﹐這次我的確是上了他的當﹐一個人偶而上一次當﹐也算不了什麼。」
  蘇櫻知道他火氣已漸漸平了﹐但現在最好還是不要惹他﹐她不等小魚兒說話﹐就轉向胡藥師道﹕「這件事你一定知道的﹐你告訴我吧。」
.

另外,可能古龍寫小說都是在半醉的狀態下寫的,經常有頭無尾,有了前因失去後果。這裏也不例外,說到小魚兒吃了[女兒紅]這毒草,卻到結局都沒說出他沒毒死的原因(書中說他最多只有一個月命)。不過劇中卻有補充說明這點,是是因他與解藥一起吃,所以那毒草對他沒作用。

青山本不老,为雪白头,绿水原无忧,因风皱脸

347

主題

7353

發表

1萬

積分

管理員

情源惠雪

Rank: 12Rank: 12Rank: 12

積分
12220
 樓主| 發表於 2004-5-18 20:10 | 顯示全部樓層

密室之內:

本主題中包含更多資源 (圖片、附件...)

你需要 登入 才可以下載或檢視,沒有帳號?註冊

x

青山本不老,为雪白头,绿水原无忧,因风皱脸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米記雪韻 - 米雪專屬網站與論壇

GMT+8, 2019-4-19 14:3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3-2019 MichelleYim.com

快速回覆 返回頂端 返回清單